筆趣閣 > 網游之金剛不壞 > 第九百五十七章 十年生死兩茫茫

第九百五十七章 十年生死兩茫茫

“其實這事也不能怪楊過……”
  
  雖然不怎么喜歡楊過,王遠還是為楊過說了句公道話。
  
  長得帥又不是他的錯,撩撩搭搭固然不對,可有沒有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,那就是家長的問題了。
  
  郭襄也不是三五歲的孩童,就這么跟著跳下去……屬實有些讓人意想不到。
  
  或許這個年齡的孩子心理素質都不強吧,可想想郭靖十幾歲獨闖中原,黃蓉十幾歲滿街要飯,他倆的基因不應該這么不成熟啊……
  
  “確實不能怪楊居士!”金輪法王也道:“楊居士與他夫人一往情深,如今卻分離十六年,這才是因!中土佛教常說的因果,便是如此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黃蓉聞言,臉色微紅。
  
  金輪法王也沒有說透是誰讓楊過夫婦十六年不能相見,但黃蓉心里明白自己才是那個始作俑者。
  
  如今自己家的孩子跟著楊過殉情,便是果,這一切都是自己種下的。
  
  “哼!”黃蓉不滿道:“楊過肯定是故意的,不然他怎么會招惹我們襄兒呢!”
  
  “呵呵……”
  
  黃蓉這話可把王遠給逗笑了。
  
  講真的,王遠以前對黃蓉印象相當不錯,覺得這姑娘聰明伶俐,善解人意,哪哪都好。
  
  現在年紀大了,怎么說話這么討厭。
  
  感情這都能讓楊過背鍋……
  
  楊過何等武功,想要用郭襄報復黃蓉,還用推到懸崖下面去?就郭襄現在這個花癡勁,楊過至少有十幾種更壞的手段,來惡心黃蓉好吧,黃蓉真是越活越糊涂了。
  
  “蓉兒,若不是咱倆交情不錯,我就給你一個耳光,讓你清醒清醒!”王遠極不客氣的道:“你閨女都跳崖了,你還在這里推脫責任!發生這種事該怨誰你心里不清楚嗎?”
  
  王遠這一聲,用上了【鬼哭神嚎】的功力,聲音如洪鐘大呂。
  
  一燈大師,周伯通,金輪法王這等絕頂高手倒還好,修為稍差一些的頓覺心神不安,兩眼暈眩。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黃蓉修為屬實不低,可也被王遠這一聲震懾的后退了一步,說不出話來。
  
  “阿彌陀佛!”
  
  一燈大師見王遠震怒,連忙上前解圍,雙手合十道:“悟癡大師所言極是,現在不是推脫責任的時候,襄兒她自幼便是吉人天相,多次面臨危難都可以逢兇化吉,此番定然也會如此……當務之急,我們需要下去營救才是,活要見人……”
  
  說到這里,一燈大師沒再說下去,畢竟死要見尸這四個字太刺激黃蓉了。
  
  “這斷腸崖足有百丈深,我等皆是肉體凡胎,怎么下去?”金輪法王往斷腸崖下看了一眼,心中亦是焦急的很。
  
  看得出,他對郭襄是真的疼愛。
  
  “關你什么事?”
  
  周伯通怒視金輪法王道:“若不是襄兒還沒找到,今天先殺了你祭奠襄兒!”
  
  “混賬!老衲會怕你?”
  
  金輪法王地位超然,就連忽必烈對他都是客客氣氣的,郭襄跳崖金輪法王心中本就抑郁的很,如今累次被周伯通言語侮辱,一團火直接迸發了出來,手一揮,五只輪子飛起,圍著自身不斷旋轉。
  
  “來呀來呀!”周伯通依舊挑釁。
  
  “有完沒完?”王遠是煩了周伯通了。
  
  這家伙年紀一大把,胡鬧從來不分場合,什么時候他都敢跳出來沒事找事。
  
  “嗤!!”
  
  就在這時,只聽破空聲響,一枚石子從林中飛來,撞在了金輪法王的輪子上。
  
  金輪法王的兵刃被撞得微微一晃。
  
  “!!!”
  
  金輪法王面色一緊,驚訝道:“莫非是東邪黃藥師到了?”
  
  以金輪法王的修為,能用石子做暗器撞動他手中兵刃之人世上少有,天下能將暗器修煉到如此地步的,只有傳說中天下五絕之一黃藥師的【彈指神功】了。
  
  金輪法王話音未落,只見一個青衣老者從樹林中飄然越出,幾個起落落在了周伯通和金輪法王之間,不是黃藥師又是誰?
  
  黃藥師看了看金輪法王,又轉過頭看了一眼王遠道:“悟癡大師,好久不見!”
  
  看到沒有,在江湖上混,實力才是第一位的,換做往常,黃藥師肯定理都不理王遠,此時竟然主動打了聲招呼。
  
  “黃前輩!”
  
  王遠也很客氣的回了一句,同時心中暗暗盤算。
  
  媽蛋的,又來一個絕頂高手……這下不好整,本來雙方戰力就有差距,黃藥師一來,這下子一點勝算都沒了。
  
  “哼!”
  
  黃藥師冷哼一聲道:“少林寺也是名門正派,你更是玄慈方丈親傳弟子,為何與金輪法王這種人為伍?”
  
  原來黃藥師主動跟王遠打招呼,就是為了訓斥王遠。
  
  “中原禪宗和藏傳佛教本是一源,況且金輪法王在我絕情谷也沒干什么壞事,小僧只是為正義執言!”王遠很客氣的回道。
  
  “他干沒干壞事關我屁事!”黃藥師見王遠說的頭頭是道,立馬開始發揮他蠻不講理的秉性道:“若不是他要收襄兒為徒,襄兒怎么會被帶到絕情谷?又怎么會隨楊兄弟而去?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金輪法王。”
  
  金輪法王:“……”
  
  聽到黃藥師這話,金輪法王絕對是嗶了旺了,這鍋來的好突然。
  
  王遠也是一陣無語,現在他終于明白黃蓉現在變得這么討厭是哪里出問題了……就這基因,黃蓉不變成這樣那才奇怪呢。
  
  “老黃,你好不講道理!怪不得周伯通說你是大黃狗的黃!”
  
  王遠直接挑撥離間。
  
  誰知黃藥師雖不講理,人卻聰明至極,面對王遠的仇恨轉移完全不為所動,而是揮手道:“不要和他們廢話,先殺了金輪法王再做打算!”
  
  說著,黃藥師抽出玉簫。
  
  一燈大師和周伯通見狀,圍上前來。
  
  “日!!”
  
  王遠有些絕望了。
  
  還特么能這樣?
  
  一燈和周伯通兩個,王遠加金輪法王對付起來都困難,這會三個絕頂高手齊上,打死王遠也保不住金輪法王了。
  
  金輪法王死不死的其實無所謂,關鍵這金輪法王還允諾了王遠一本絕學呢……金輪法王要是死了,自己跟誰要賬去。
  
  “沒得商量嗎?”
  
  王遠往前一步,把金輪法王護在了背后,問黃藥師道:“這里是絕情谷,我是絕情谷的主人,你們總得給我一個面子吧,我怎么說也是少林寺掌門的徒兒,還是遼國的南院大王!”
  
  少林寺是武林最大的門派,遼國也是強國,王遠把能搬出來的底牌,都搬出來了。
  
  我師父是武林正道魁首,我兄弟是大遼國的皇上,你們再牛逼,跑到我家里來打架,也得給我幾分薄面。
  
  “呵呵!”
  
  王遠的話剛出口,黃藥師臉上就露出了一抹笑容:“當然有的商量。”
  
  “草!”
  
  王遠心里咯噔一聲,暗道:“被陰了!”
  
  “說說吧!”王遠無奈道。
  
  沒辦法,對方實力太強,明知道被陰了,王遠也得吃這個啞巴虧,誰叫咱實力不足呢。
  
  導員說得好,槍桿子里面出政權,弱國無外交,落后就挨打……面對三個絕頂高手,不吃點虧是玩不轉了。
  
  “很簡單,你去斷腸崖下,把襄兒和楊兄弟救上來!我們就饒這金輪法王一條性命!”黃藥師淡淡道:“這斷腸崖數百丈高,我們跳下去必定兇多吉少,但悟癡大師你嘛……你的金剛不壞神功老夫可是記憶猶新啊。”
  
  “你狠!!”
  
  王遠惡狠狠地沖黃藥師豎了個大拇指。
  
  全場就這老家伙最狡猾,知道王遠有金剛不壞神功護體,開了無敵,別說從斷腸崖上往下跳了,再高幾倍也傷不到王遠分毫。
  
  金輪法王也跟著道:“悟癡大師,你若能把襄兒救回來,之前約定的事,老衲絕不食言。”
  
  王遠看了金輪法王一眼,只見他面帶笑容,似乎被威脅的是別人一樣。
  
  媽的,王遠這會兒終于明白了,感情就自己是個外人,金輪法王和黃藥師他們幾個合伙演自己。
  
  “老者龍象般若功乃是密宗無上絕學。”金輪法王又道:“我死了這絕學就失傳了!”
  
  “去你們媽的吧!”
  
  王遠暗罵一聲道:“既然如此,小僧只好拼死一搏了!”
  
  人家逼上梁山,自己被逼得跳崖,王遠感覺游戲人生真的太扯淡,摻和這吊事干啥。
  
  言罷,縱身一躍便跳下了斷腸崖。
  
  見王遠縱身跳下,金輪法王和黃藥師幾人對視一眼,露出了奸詐的笑容。
  
  王遠只聞得耳邊呼呼風響,眼前場景急速變幻,很快便墜落到了谷底,與此同時一股寒氣撲面而來。
  
  “金剛拜塔!!”
  
  王遠爆喝一聲,開了無敵。
  
  “噗通!”
  
  一聲輕響,王遠一頭扎進了水里,水花壓的很小,扔到奧運會至少能拿個獎牌。
  
  原來這斷腸崖下是一汪深潭。
  
  潭水極涼……王遠奮力浮出了水面,在水里露出了腦袋,環視了一下四周,水潭周圍全是大樹,郭襄安安靜靜的躺在那里,渾身濕漉漉的,還結了一層白霜……
  
  看來是從水里爬出來的,應該還沒死。
  
  王遠跳上岸,來到郭襄身旁,右手按住郭襄靈臺,一股柔和的內力度了過去,郭襄身上的冰霜被溶解,而后醒轉過來睜開了眼睛道:“大哥哥……”
  
  “差輩了!我是你牛叔叔!”王遠滿頭黑線。
  
  這都什么時候,這小丫頭還想著楊過,追星追到這個層次,也是真愛粉了。
  
  “悟癡大師……”郭襄揉了揉眼睛,看到是王遠,調皮的沖王遠眨了眨眼,然后指著深潭道:“快去救大哥哥,他在潭地,方才他抓著我的頭發,把我扔了出來,他現在就在下面,我這里有根金針,我要請他不要死……”
  
  “得得得!”王遠擺手打斷激動地郭襄,搖著頭道:“別費勁了,他都在水下待了多久了,這會兒怕不是已經死透了!”
  
  從郭襄跳下,到王遠被逼著跳下來,已經過去好大一會兒了,楊過也是人不是魚,一個猛子扎下去,哪有半晌不出來的道理。
  
  “不會的!”
  
  郭襄急道:“大哥哥武功蓋世,怎么會被淹死呢……你快去救他……”
  
  “你就不怕我淹死?”王遠怒。
  
  “哈哈……不要在意這些細節……”郭襄沖王遠吐了吐舌頭道:“你死了還能復活呀。”
  
  “我……”王遠無言以對。
  
  看來郭襄前途不可限量啊,有自主意識的NPC那可都是高級NPC。
  
  不過郭襄說的也有道理。
  
  楊過可是絕頂高手,能救出活的自是極好,救不出活的尸體也值錢……王遠福緣再低,絕頂高手的尸體怎么也得摸出點好東西不是,就算摸不出好東西,尸體也能賣給春光燦爛,物盡其用嘛……
  
  所謂雁過拔毛,王遠所到之處天高三尺,自是不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。
  
  “你在這等著!我去去就來!”
  
  安置好郭襄,王遠再次跳進了水潭里,開啟了龜息功,一路往水下游去……可誰知這寒潭水極深,而且越往下浮力越強,饒是王遠力道驚人也不能再往下潛。
  
  可即便如此,依舊沒有尋到楊過的尸體。
  
  “擦!”
  
  王遠倔脾氣也上來了,牛不走空,來一趟怎么也得帶點東西回去,于是王遠隨手掏出神兵【斗戰】。
  
  【斗戰】一晃,化作一丈來長,碗口粗細。
  
  王遠只覺得身形往下一墜,便被手中武器拉了下去。
  
  身形急沉而下,猛地里眼前一亮,王遠心念一動,忙向光亮處游去,只覺一股急流卷著自己的身子沖了過去,光亮處果是一洞。
  
  王遠收起兵刃,手腳齊劃,那洞內卻是一道斜斜向上的冰窖,他順勢劃上,過不多時,波的一響,沖出了水面,只覺陽光耀眼,花香撲鼻,竟是別有天地,游目四顧,只見繁花青草,便如一個極大的花園,然花影不動,幽谷無人,正前方數十丈外竟有一件草屋。
  
  “嗡嗡嗡!!”
  
  王遠耳邊響起一陣微弱的聲音,循聲望去,只見不遠處的花朵上,一群玉蜂正在那里轉來轉去。
  
  “這玉蜂!!”
  
  看到玉蜂,王遠心中微微一震。
  
  這玩意王遠太熟悉了……自己包里就有一盒呢,這可是古墓派小龍女的獨門寵物,這里怎么會有?難道小龍女就在這里住著呢?
  
  思及此處,王遠跳出水面,縱身來到了草屋門前。
  
  只聽屋內有人語聲。
  
  “過兒,你的右手……”
  
  “有龍兒在,我有沒有右手又有什么區別呢……”
  
  “果然是他倆!!”
  
  王遠聞言隔著門縫往里面看去,但見一對男女相擁而泣。
  
  男人獨臂,面色滄桑,鬢角邊兩行白發,長袖空空。
  
  女人清麗絕倫,似是少女般容顏不改。
  
  這二人正是楊過和小龍女……
  
  想不到這倆人終究還是又在一起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十六年……
  
  王遠雖沒有談過女朋友,但也非沒有情欲之人,年前宋楊歸家數日,王遠都會心神不安,天知道那些楊過和小龍女這夫妻二人十六年是如何過來的。
  
  楊過半生悲苦,身邊真正的親人也只有小龍女一人,二人的感情絕對只有愛情那么簡單。
  
  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  
  如今二人重聚,一時間千言萬語道不盡心中凄苦,只得相擁而泣,正如同詞里所說,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。
  
  “哎……”
  
  王遠見這對苦命人終于有了一個還算不錯的結局,心中甚是欣慰,忍不住嘆了一聲氣,轉過頭來。
  
  這盆狗糧,王遠吃的心甘情愿。
  
  若非是真心相愛,十六年后二人又怎會團聚呢。
  
  難怪玄慈總說世間之事,唯有情欲讓人欲罷不能,世間之人,有情皆孽,參的貪嗔癡三毒,方可歸一。
  
  楊過這兩口子也太虐了!
  
  “阿彌陀佛!”
  
  思及此處,王遠有感而發,頭一次發自內心的頌了一聲佛號。
  
  “誰在外面!”
  
  楊過何等修為,聽聞屋外嘆息聲,當即轉過身來,右手長袖一揮,一道勁風將門推開,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大和尚站在門外。
  
  “悟癡大師?你怎么在這里?”
  
  見是王遠,楊過和小龍女俱是驚訝無比。
  
  這地方隱秘的很,為何還有第三人在此?還是如此大的一個燈泡。
  
  “我為何不能在這里?”王遠笑道:“別忘了,這里絕情谷!我是絕情谷主……龍姑娘,你在我這里偷偷住了十六年,房租是不是該結算一下了。”
  
  “哈哈!”
  
  楊過愣了一下,旋即哈哈大笑道:“多年不見,悟癡大師性格一點兒也沒變。”
  
  “嘿嘿!”
  
  王遠嘿嘿一笑道:“小楊你倒是成熟了不少!”
  
  換做年輕時候的楊過,王遠敢打擾他倆團聚,怕不是撲上來拼命了,年紀大了倒是懂事了很多,不像是以前那般沖動。
  
  “哪里哪里!”楊過笑道:“多謝悟癡大師,讓我妻子在這里住了十幾年!”
  
  “不客氣!你可以付錢,沒錢絕學也行……啥都沒有我也無所謂,就當祝賀你倆團聚了!”王遠開玩笑似的說道。
  
  “楊某夫婦豈是薄情之人!”楊過道:“我這里有門掌法,如果你喜歡就拿了去……”
  
  “要求悟性嘛?”王遠問道。
  
  “不要求!”
  
  “福緣呢?”王遠又問。
  
  “不要!”
  
  “這么好?沒有別的需求?”王遠心有余悸。
  
  “得結婚,然后額妻子分離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威力。”楊過道。
  
  “得……不學!”王遠擺手:“結婚也就算了,還要和你們兩口子一樣生離死別,我這和尚可受不了這個……”
  
  “哈哈!”
  
  楊過哈哈一笑:“龍兒,你有什么好東西能入悟癡大師法眼嘛?”
  
  “恩!”
  
  小龍女點點頭,從懷里掏出一本書遞給了王遠道:“上次一見,發現悟癡大師也懂左右互博之術,龍兒我在絕情谷底潛修十六年,結合《玉女心經》的清心寡欲之法,使這左右互博之術又有了提升,這本“習武心得”還請悟癡大師不要嫌棄。”
  
  王遠接過小龍女手中秘籍,看了一眼。
  
  《左右互搏之術真解》
  
  類別:真解
  
  品質:未知
  
  物品介紹:提升左右互搏之術的威力。
  
  “哈哈,多謝龍姑娘了!”
  
  王遠哈哈一笑,雙手一拍,秘籍化作一道光芒鉆入體內。
  
  系統提示:你的《左右互搏之術》威力提升,當前單手威力提升至最低70%,定力越高,單手輸出威力加成越高。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线上股票配资招商 一线蓝筹股一览表 河南22选5最新预测 新疆11选5开一奖查询_ 彩票玩法详解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选前三直好办法 新浪财经股票首页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页版 pk10极速赛车计划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排列五开奖号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中金e配 排列七怎样算中奖 广东26选5开奖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