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庶族無名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高順戰顏良

第一百七十七章 高順戰顏良

崔耿的偏師出箕關之后連奪兩城,正面戰場上,高順率領著兩萬關中大軍的渡河之戰也相當激烈。
  
  顏良在探得高順準備渡河后,并未在溫縣死守,而是帶著兵馬趁高順陣腳未穩之際,當先殺來,想要將渡河的將士給趕回水中。
  
  八月的河水,水勢正猛,哪怕孟津一帶相對平緩,但若被趕入河中,生還幾率也不是太大。
  
  只是顏良挑選的兩千精銳士兵,在河口處猛攻高順當先登岸的千余士卒,原本在顏良看來這是必勝之戰,但那千余士卒的悍勇卻大出顏良意料,但見千余將士并未結陣防守,而是在高順的指揮下結陣沖鋒,不說多么悍勇,但一千人好似龐大的絞肉機一般,顏良親自帶領的兩千精銳,竟被對方殺的潰不成軍,顏良親自斷后,拼死力戰,差點陷入陣中被生擒。
  
  兩千精銳經此一戰折損過半,顏良好不容易帶著潰軍殺出重圍,一路逃往溫縣,卻是再不敢出城迎戰,眼看著高順有條不紊的在溫縣城外立營,關中軍緩緩渡河,再難出城迎敵,只能拒城死守,同時派人星夜趕往鄴城求援,河內守軍就算把各縣縣衛都算上,也不過兩萬,面對如此兇悍的關中軍,顏良第一次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。
  
  “那高順竟如此兇猛?”顏良看著城外不斷聚集的關中大軍,一臉愁苦,陳默麾下的人怎的都是如此奇葩,那余昇如同一頭烏龜般縮首不出,防御之堅固,令人無從下口,如今這高順卻是兇猛無比,麾下將士不但配合默契,廝殺起來更是悍勇難當,河.北之地,也需只有當年的鞠義可以與之相抗。
  
  奈何鞠義已死,其麾下的先登死士也被編入各軍,或為小將,或為精銳,但就算重新聚集,怕也早沒了當年鞠義手下時那般氣勢。
  
  有時候一支軍隊的氣勢跟將領密切相關,就是同樣的部隊,不同的將領帶領,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決然不同。
  
  顏良此刻有些懷念鞠義了,雖然那人跋扈了些,武藝差了些,但戰場上的鞠義卻是當真厲害,只是事到如今,說什么也沒用了,顏良現在只能靠自己,他不信那高順麾下將士都是這般勇猛,那樣的話,這仗也別打了。
  
  一直到第三日,關中軍才盡數渡過黃河,集結在溫縣城外,此行陳默命王彪、馬岱為高順副將,隨高順出征,二人整兵結束之后,前來向高順復命。
  
  “溫縣乃萬戶之縣,城墻堅固,那顏良有些勇武,也知兵,若是強攻,折損必巨。”高順攤開地圖,溫縣周圍的環境他已經在這兩日探查了一遍,指著下游,沇水至此而分,水道在北方來說,算是比較復雜的地方,但就地勢而言,并不算太有特點,但也沒有什么缺陷,顏良手中兵馬不少,守城足矣,想要靠強攻攻破,折損必然極高,高順自然不愿意在此時硬碰。
  
  “不知將軍有何打算?”王彪躬身道。
  
  “順水而東,便是李城,袁紹軍若來支援,必過此處,便請王將軍率本部人馬攻占此城,防備袁紹援軍。”高順指了指溫縣下游處的李城,看向王彪道。
  
  陳默麾下,擅守將領極多,王彪便是其一,當年祁縣守御,王彪初涉戰場表現頗為亮眼,之后這些年,王彪在各軍擔任要職,作戰經驗也頗為豐富,讓王彪如同一根釘子一般釘在李城,一來可以讓溫縣守軍心中承受壓力更大,二來也可擋住來援之敵。
  
  “喏!”王彪躬身接令。
  
  高順又取了一枚將令,看向馬岱道:“馬將軍久在西涼,通曉騎戰之術,可帶領軍中騎兵襲擾敵后,斷其糧道,令諸縣不能馳援溫縣!”
  
  “喏!”馬岱躬身接令,告辭離去。
  
  一切軍務處理妥當,高順又命斥候散布溫縣四周,打探溫縣動向他的兵力不足以圍攻溫縣,但卻有能力將溫縣困住,而后再徐徐圖之。
  
  顏良連夜組織城中軍民搬運輜重,修繕城池,準備死守溫縣,但高順卻遲遲不來進攻,顏良詫異之下,命人出城打探,才知高順已經派兵襲擾自己后方,斷自家糧道,同時城池四周也被大量斥候監察,一舉一動都難逃高順耳目。
  
  “將軍,若糧道被斷,城中糧草恐怕難以久持!”一名偏將看向顏良,皺眉道。
  
  高順這是準備跟他耗或者說逼顏良出城來戰,溫縣存糧,顯然難以支撐太久。
  
  道理,顏良自然清楚,但他手邊騎兵不及高順多,兵力無論數量還是戰力都有所不如,此刻若出城與高順決戰,敗多勝少,勝了還好,但若敗了,河內再難阻擋關中軍大舉入侵。
  
  “死守待援,主公那邊很快便會得知消息,只要主公援軍趕來,到時候內外夾擊,何愁那高順不破?”顏良是打定主意要跟高順耗下去,等袁紹援兵前來支援。
  
  只是如此一來,等于主動放棄各處險要之地,要知道,顏良要守的可不只是溫縣,而是整個河內,如今顏良所率主力被高順圍困在此,河內其余地域自然難以顧及,蔣奇也在這個時候被崔耿所敗,率領殘部逃往溫縣本想跟顏良匯合,商議對策,卻正碰上奉命前來截斷溫縣后路的馬岱。
  
  溫縣城西北三十里,沇水之畔,當看到迎面出現的騎兵斥候時,蔣奇便覺不妙,立刻命參軍集結列陣。
  
  另一邊,馬岱在得到這邊發現袁紹軍之后,立刻揮軍趕來,正看到一支數百人的人馬在河水畔背水列陣!
  
  馬岱眸子里閃爍著興奮地光芒,這是他入陳默麾下第一次正式的大戰,對手還是當今天下公認的第一諸侯,雖然只是一支殘軍,但馬岱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立功的機會,骨子里的血液好似沸騰起來一般,高高舉起手中的長矛,厲聲喝道:“聚!”
  
  千余騎兵迅速聚成龐大的騎陣,千余騎兵的氣勢漸漸匯聚在一起,猶如一座巍峨大山一般朝著蔣奇和他的殘兵碾壓過來。
  
  本就已經人困馬乏的殘軍見到如此氣勢的騎陣,尚未開戰,氣勢便已經弱了幾分,軍陣中不斷響起倒抽冷氣的聲音,那邊隨著馬岱高高舉起的長矛虛虛一劈,龐大的騎陣開始緩緩前進,速度并不快,卻在不斷攀升。
  
  哪怕蔣奇知道,自己背后便是河水,對方不可能真的沖上來,但當那一名名騎士策馬開始狂奔之際,心中依舊不斷發怵,無形的壓迫感讓他有種想要后退的感覺。
  
  他尚且如此,身后的殘軍自然更加不堪,陣型開始變得混亂起來。
  
  “噗嗵~”
  
  有人跌落水中,慘叫著順著河水流往下游,北方將士會游泳的可不多,大多數都是旱鴨子,落在水中,除了撲騰起大量的水花,并不能緩解他們目前的尷尬處境,反而讓案上的將士軍心更亂。
  
  “殺!”
  
  蔣奇知道,再這般下去,自己這支殘軍恐怕尚未交戰便要徹底崩潰,必須做些什么,身為一名軍人,哪怕是死,也要死在戰場上,而非被敵人驅趕牲畜一般趕進河里淹死,所以,他鼓起余勇,當先殺向對面的敵軍,雖然這樣在戰術上來說很蠢,步兵對抗騎兵,必須以嚴密的陣型來對抗騎兵的沖擊,蔣奇作為冀州名將,自然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,但他別無選擇。
  
  身后的將士士氣已經落到谷底,他要做些什么,來激起將士們最后的斗志。
  
  只可惜,這樣做的意義并不大,跟著蔣奇沖出來的將士并不多,只有寥寥數十人跟在蔣奇身后,迎向那浩瀚的騎陣。
  
  馬岱眼中閃過一抹凝重,哪怕是敵人,但也不得不敬佩對方的勇氣和膽魄,這是位值得尊敬的敵人,手中的長矛漸漸壓低,馬岱沖在最前方,正對著蔣奇的方向,兩支不成比例的人馬很快交接在一起。
  
  “噗噗噗~”
  
  這樣的對沖,過于花哨的武藝并沒有什么意義,馬岱的長矛被蔣奇揮刀擊開,但馬岱沒有回頭,洶涌而至的騎陣很快便將蔣奇湮沒。
  
  戰斗開始同樣也代表著結束,馬岱緩緩將戰馬勒止在岸邊騎兵陣前,高高舉起手中長矛,朗聲喝道:“降者不殺!”
  
  “當啷~當啷~當啷~”
  
  本就已經失去斗志的將士并沒有太多的遲疑,眼見主將戰死后,紛紛丟下手中的兵器,跪地請降。
  
  馬岱讓人安排這些降軍送往高順大營,自己則帶著人馬去找尋蔣奇的尸體,那幾十人的尸體,早已在軍中被馬蹄踐踏的不成人形,只能通過衣甲辨別出對方的身份。
  
  馬岱從地上撿起那把殘缺不全的戰刀,嘆了口氣,轉頭下令道:“將這些……一起找地方埋了吧。”
  
  “喏!”
  
  不算一代名將,卻也配得上將軍之稱,同是軍人,馬岱不想蔣奇這樣的將領死后曝尸荒野,這也是作為敵人,唯一能為對方做的事情……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江苏快3最新版安装 今天河北快三开奖号码走势 香港精准头数一头中特 2013年股票市场 广西快3一定牛遗漏号码数据查询 互联网金融业务有什么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 十一选五任七聪明组合 湖南快乐十分号码分布 福建22选5预测 贵州快三开奖结和基本走势图 五分快三中奖计划官网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计算 精准内部资料一波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