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紅塵任逍遙 > 第十六章 偃旗息鼓

第十六章 偃旗息鼓


  “忍者大人是吧?回答我一個問題吧,如何?”龍飛低頭看了看地上的高山君。此時的高山君費力地翻了個身,算是臉朝上仰躺了,這姿勢不至于吃土,以滿足他們偉大的忍者的身份與地位。
  “巴嘎,我是偉大的忍者,就算是敗了,也有我的尊嚴!你就不要做夢了!”
  “好死不如賴活啊,哥們,你得腎重!”
  “士可殺,不可辱!”高山的神色有些猙獰,顯是廢了,有些渙散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,口中喃喃的,輕到龍飛剛剛能聽得到:“為了女皇陛下!為了大日國!”
  遠處,若水看著這一幕發生,往前踏出兩步,臉上看不出什么明顯變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隨后手一招,剩下的九個跟一號長相如同親兄弟的黑衣撲克臉一擁而上,除開一個抱起地上的高山君,另八個一言不發,按八個方位將二郎團團圍住,八雙嗜血的眼睛,仿佛隨時要擇人而噬。
  “住手!”隨著一聲長嘯,場中突然跳入一人,黑色長衫,中年樣貌。龍飛詫異地看了一眼,眼熟得很,原來正是一直在旁邊關注著自己的皇甫家貼身護衛福伯。
  福伯一副高人的模樣,讓若水的眼睛瞇了一瞇,這又是一個同級別的對手!而這個家伙與龍飛并排而立,他的立場必然是與本方作對。
  二對十,雖然己方的勝算還是不小,但是這個龍飛,總給自己一種看不出深淺的威脅感覺。沒有把握的事情,到底要不要冒險?
  龍飛饒有興趣地看著身邊的福伯:“謝了!”
  福伯點了點頭:“小伙子,你很不錯。如此年紀有如此實力,真是難能可貴!老夫陪少爺小姐外出游玩,也只是偶然遇到。身在外鄉,大家都是漢國子民,自然要相互扶持幫助。今天就讓老夫與小兄弟一起,會一會這日國的忍者吧!”
  “說的好!”龍飛喝了聲彩,腦海中卻是浮現出當日景象,不覺這老臉有些發燙。
  “你們,到底是什么人?為何要跟我青龍會作對?”若水問,聲音低沉略帶磁性,似有幾分凝重。
  “不是吧我說這位大姐,不是我要跟你們作對啊,是你們青龍會要跟我作對。不信你問問身邊的這位小胡子老兄!”
  若水轉身,望著小胡子的眼神有些捉摸不定。這沖突,原本是小事一樁,怎么搞得如此不可收拾!若水的眼中有了殺機。哪怕是最后拿下這兩漢國賊子,一號死了,高山君眼看著廢了,這損失大了去了,自己頂部頂得下來還難說!這小胡子,簡直百死莫贖!
  小胡子感受到長老的絲絲怒意,心里頭實際上是崩潰的。他是這塊地頭的老大,青龍會海螺灣實際負責人,身后怎么也有千好幾百號人,今天這事鬧騰得:好端端地跑來海螺灣接人,莫名其妙被手下小弟牽扯進了沖突,自己身邊還沒帶幾個人,結果還就被長老遇到了。這都不是關鍵,最大的問題是,兩個長老帶十大高手前來幫忙,結果一死一廢。這事情要是捅到了上面,自己結局妥妥的沒個好!
  此時見若水長老盯上了自己,心中七上八下打起鼓來,冷不防看到旁邊的黃毛,眼珠一轉,有了!臭小子,是你拉我下水的,這鍋你得背著!
  “你滴,自己跟長老解釋!”小胡子也是沒誰了,沖著黃毛吼。
  “啊?老大,還有長老,剛才我已經說過一遍了啊,事實就是這樣的啊,這幾個漢國人無故毆打我們!”黃毛辯解。
  若水長老眉頭一皺,長袖輕舞,一道閃電襲向黃毛。可憐黃毛連慘叫都只叫了半聲,就直挺挺倒了下去。他的咽喉處,一把小小的匕首深深插在其中。
  小胡子見狀,兩腿一軟,癱倒在地。“長老,這,不關我的事啊!都是這小子惹出來的事,跟我沒關系!”
  “呵呵,你怕什么?我又沒要干嘛!青龍會從來不怕事,但我們崇尚以德服人。是自己的錯,那就認!不是自己的錯,那就剛!我說的對嗎?”若水的聲音依然低沉,聽在小胡子耳中,說不出的恐怖。小胡子拿眼睛拼命往那女人使眼色,你這女人,枉我對你這么好,這個時候倒是說句話啊!
  “眼睛有毛病嗎?”若水心里一頓的鄙視,雖然自己很窩火,小小的事情搞得這么大,照道理來說,這些人一個個的都該死!不過我都還沒下定主意呢,你就成這慫樣,看來組織安排你作為這一片區的管理人員,不是一個明智決定啊!
  話說那女人也是七上八下,心里一邊琢磨著不至于把自己也給處理了,另一方面又對剛剛黃毛的死有些后怕。“若水哥哥,人家只是一介弱質女流。都是他們兩個人搞出來的事,跟人家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喲!”
  小胡子一聽,心中暗罵,待見到若水的眼神更加凌厲,只覺得一陣顫栗,胯下已是浪濤滾滾。
  “哎,臭男人,真沒用!”若水嫌棄地罵了一聲,仟仟的素手又已抬起。這手確是好看,柔若無骨,白皙異常,可是在小胡子眼中,那就是死神的收割!
  “賤女人!我作鬼也不會放過你!”只掙得這一句,脖子處多了一截匕首,須臾無聲,竟不知他臨死之時罵的“賤女人”到底是他那個相好呢,還是若水長老!
  回頭看了一眼臉色發白嘴唇哆嗦的女子,并不多話,若水長老再次面對龍飛。“重新認識一下,鄙人青龍會若水長老。之前的事情我了解過了,這就是一件小事,誤會而已!”
  頓了頓,找了一下感覺,若水繼續說道:“我們青龍會在沖鳥的名聲是響當當的,兩位也有所耳聞吧?我們是禮儀之邦,向來崇尚以德服人,你們從漢國遠道而來,我們應該一盡地主之誼,而不是在這里喊打喊殺。所以我決定,我們雙方就此罷手言和,你們漢國向來是我大日國最友好的老鄰居了,哪能為了這等小事妄動干戈呢?”
  這人腰還真有意思,這歪理說的一套一套的,感情要認慫?看來在青龍會,長老和死士都不值錢啊,還以為一死一殘,要拼老命了,可結果,慫了?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們可以走了?”
  “是的,親愛的漢國朋友。”若水長老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,心里頭則是在罵娘,你們給我等著,熬過組織責罰這一關之后,你們等著我的報復!
  “走咯!”龍飛很光棍,也懶得說啥,招呼一聲,轉身就走。走出幾步,猛一回頭,“這位長老,不反悔吧?不偷偷報復吧?”
  “呵呵,哪能!”被說穿心思的若水臉微微一紅,“我們是很有誠意的:從現在起,你們一行人在沖鳥,如果遇到滋事的,就報我青龍會若水長老名號!”
  “……”
  事情已了,福伯中途便告辭了,皇甫家的少爺小姐好似有些小情緒,當然更多的可能是小姐吧?遠遠的,少爺皇甫云跟龍飛打了個手勢,便追著燕小姐跑了。
  這一次沖突,居然結局是意料之外的完美,這讓這些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女格外興奮。一伙人來到安排好的下榻酒店,又是嗨又是叫,可勁鬧騰。
  沒有人在意那個青龍會社,到底還會不會有下一步棋,龍飛很純潔的想,或許真的太平無事了吧?或許福伯讓自己小心,也是小心過頭了吧!!
  也很少有人注意到,二十多人的隊伍中,回酒店后,有個人就不見了。當然,也有一個小原因,是這個女孩太低調,低調到在隊伍里的存在感幾乎沒有,也僅僅只有同屋的導游小姐才跟她鮮有溝通。
  這一夜很短,迎接他們的旭日已經東升,天氣依然是個好天氣,迎接他們的會是好運氣嗎?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微信红包龙虎合破解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虚拟炒股平台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海南4+1全国都可以买么 江西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佛山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11选五基本走势 百度内蒙古体十一选一定牛 辽宁35选7玩法攻略 福彩3d走势图(综合版) 广东快乐十分每期计划 福彩3d诀窍中奖方法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