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輔導天庭 > 70 正事

  寢室里,沈杰硬著頭皮又跟神農大大要了幾瓶神農百草液,條件自然是要給神農大大一些“超級雜交水稻”和轉基因農作物的樣本。這個對于身處寧海農大的沈杰自然不是問題,回頭管農學專業的同學要幾株就成了。就這樣,沈杰靠著一口接一口的神農百草液,終熬到了外賣送來的那一刻。
  隨著一番狼吞虎咽外加風卷殘云,沈杰總算是恢復了體力和精神,連戰力值都回到了正常的水平。
  修為:300
  戰力:558
  人是鐵飯是鋼,這是一個永遠不變的真理……在特殊的條件下,即使是千金難求的仙露瓊漿也比不上這兩塊錢一盒的大白米飯。
  此時距離開學還有幾天,沈杰覺得自己應該抓緊忙忙正事了。于是打開了電腦,將卸甲村的建設情況做了一個表格。
  畢竟拿了人家五百萬的投資,哪怕跟蕭老關系再好,賬面上的數據也是要列清楚的嘛。大約到了下午一點左右,沈杰總算是做出了一個還算完善的財務報表,這也是真難為他這個會計專業的學渣了。
  隨后沈杰來到了學校里面的打印社,準備將報表裝訂好之后,直接帶到蕭老那邊。
  “同學,麻煩你幫我把這個打印一份,順便……啊!怎么是你?”
  沈杰媽呀一聲坐到了地上,而那個被他稱為“同學”的女生,卻只是淡定地正了正頭上的鴨舌帽。
  “有什么大驚小怪的?你這表格的格式得調整一下才能打印,坐那等會吧。”
  看著周圍的人都用看怪物的眼光看著自己,沈杰緊忙站了起來,對著那位同學低聲問道:“燕,曉,楠!你在這干嘛?”
  燕曉楠一邊熟練的給沈杰調整著格式,一邊淡定地說道:“還能干嘛,打工唄,我也得生活啊……當然了,順便也在這看著你。”“我去,姑奶奶你放過我吧!”
  燕曉楠沒有搭理沈杰,過了一會才略帶疑惑的問道:“你這東西看樣子不是要交給學校的吧……你要去外面嗎?”
  沈杰不知所措“嗯”了一聲,實力的差距讓他不太敢對燕曉楠說謊。
  燕曉楠隨即點了點頭,然后便轉身對著打印社的老板說道:“姐呀,我要請半天假……”十分鐘后,沈杰在出租車上如坐針氈,不止一次想跳車逃跑。
  然而,坐在副駕駛上的燕曉楠一直都在死死地盯著后視鏡,讓沈杰不敢有絲毫不軌的舉動。“我跟著你只是為了找到汪水清,別弄得像我要占你便宜一樣,打車費錢我來付!”“呃……好,你說啥是啥。內個咱們能不能再商量一件事。我一會要見個人,你就別露面了可以嗎,我怕人家誤會。”
  “嗯,可以,正好我也怕別人誤會……”車里的氣氛十分尷尬,有一種要結冰的感覺,沈杰苦苦煎熬了四十分鐘,這才得以下車,來到了蕭老的家門口。而燕曉楠也信守約定,下車之后就找了遠處一個僻靜的地方隱藏了起來。
  與夏鎮峰的莊園別墅不同,蕭老的家是一個類似于大四合院的建筑,古色古香韻味十足,里面還種著不少的花花草草葡萄架,頗有閑情逸致。
  “虎哥,疤臉哥,蕭老,你們在家嗎?我是沈杰!”
  沈杰連聲扣門,但是院子里卻安靜的出奇。其實沈杰來之前曾給蕭老打過電話,按理說蕭老即使臨時有事,也應該即使告訴他一聲啊。“吱嘎~”
  大門被緩緩推開,迎面出來的人正是黑虎。修為:112
  戰力:288
  “虎哥,好久不見啊,我今天突然發現,你原來挺厲害的嘛!”
  “沈兄弟……”
  黑虎的表情有些怪異,這讓沈杰有些奇怪。因為像黑虎這種性格豪爽的漢子,一般都是有什么說什么,情緒全在臉上。用表情說話不是他的風格呀……
  “虎哥,你怎么……”
  “快跑啊!”
  只見黑虎突然大叫一聲,然后猛地把沈杰推倒在地。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,一把紫色的長劍幾乎是緊接著沈杰的頭皮飛了過去。
  “汪水清!”
  “沈兄弟,你快跑吧!”
  沈杰連忙從地上跳了起來,直到這時他才看到,黑虎的背后有兩道深深的血痕。
  “虎哥,蕭老呢!”
  “別管老頭子了,趕緊跑吧!”
  院子里傳來了蕭老嘶啞的聲音,沈杰頓時眼圈一紅,一股怒火在心中燃燒了起來。
  “有事兒沖我來,別動蕭老!”
  沈杰當即從手機中取出了閻羅王的破魂刃,雖然明知不敵但也聊勝于無。這院子地方太過狹小,就算豁出去房子不要了,那翻天印也施展不開。
  “汪水清,算你厲害!”
  沈杰隨手幫黑虎封住了后背上的經脈,然后提著破魂刃便進了院子。
  正屋內,蕭老正端坐在椅子上,而汪水清則是畢恭畢敬地站在他的身后,表面上根本看不出這是在挾持人質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爺孫倆呢。
  修為:1244
  戰力:1435
  不愧是三清山首席大弟子,汪水清的戰力果然比他師妹燕曉楠高出一大截。沈杰心里不禁有些發虛,看來自己之前通過翻天印贏他,也真是僥幸啊……
  屋子里除了汪水清之外還有兩個人,一個是上回在北丘縣城里碰見的那個使軟劍的男子,修為和戰力也就將將300而已。
  還有一個矮胖男子,雖然其貌不揚,但是手里拿的一根短棍卻是異常瑰麗。
  修為:886
  戰力:1040
  “我去,形式很嚴峻啊……”
  汪水清看見沈杰闖了進來,很是滿意地點頭微笑,然后抬手將紫電劍招了回來。
  “沈杰,上一次你阻攔我們碧游宮的事就算是了結了,但是你震斷我青霜劍的事兒可沒完呢……”
  “汪水清,你個臭不要臉的,這是什么狗屁邏輯?欺負我用不了翻天印是不是!”。
  “唰!”紫電劍飛出,夾雜著雷電之聲霹靂而來。
  “叮!”沈杰憑借著太極劍勉蕩開了這一劍,然后猛地向后跳出一步,仰天大吼一聲。“大姐,你倒是上啊!”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快乐双彩的玩法 玩法双色球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开奖时 华夏盛世基金怎么样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贵州快3预测三同号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秒速快三精准计划 世界最大的赌场排名 河北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 玩法双色球开奖结果 看图能预测股票涨跌吗 什么叫融资 青海福彩快三开奖一定牛 万濠彩票手机投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