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是真的重生啦 > 186:是你在離我而去?

186:是你在離我而去?

    郝平凡不知道,母女二人是何時離開的房間。迷迷糊糊的醒過幾次,聽到主臥房輕輕的說話聲,還好像看到一個,長得和自己一般模樣的人向走過來。
  
      站在床邊久久的看著自己,最后揮揮手向自己道別。身上青澀懵懂的味道,回頭一抹淡淡的微笑,充滿留戀與不舍。
  
      一句話也沒說,感覺卻有千言萬語要傳進自己的腦海。那身影還一直微笑著,雙眸含著哀寂慢慢暗淡而去。
  
      郝平凡想睜開眼,看清那孤寂的身影,那微笑后面的身軀。卻感覺那道身影越來越遠,最后隨風越飄越高,最后消失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“啊~”
  
      一聲吼叫郝平凡睜開眼。眼里閃過一絲迷茫,心頭像空了什么,是你在離我而去?不在藏在心底,默默的感受家的味道?
  
      門一下擰開“啪”打開燈,梁惠芬出現在房間,看著滿頭冷汗的郝平凡。
  
      坐到床邊輕輕擦掉郝平凡額頭的汗水,梁惠芬說道:“小凡不怕...小凡不怕...媽在這里,是不是做噩夢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媽不該逼小凡說那些的,也不該說小凡不像十八歲的少年,媽不對媽不對。”
  
      看到郝新民也站在門邊,關切的看著自己。郝平凡搖搖頭說道:“不怪媽,是小凡考慮的太多。沒事,您不用擔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您去休息吧我沒事~”
  
      郝新民打了個呵欠向主臥走去,梁惠芬點點頭:“小凡不要想太多,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,天塌下來有媽頂著。”
  
      慈母多敗兒,郝平凡深深的體會到。什么事都為自己著想,不管對的還是錯的,或許這就是母愛吧。
  
      “媽,我沒事。您去休息吧,爸一早還要去江城,您也忙了一天。”說完郝平凡躺下身子,把拉著毯子蓋住肚子。
  
      梁惠芬把手放在郝平凡額頭撫了一下,點點頭走出房間。
  
      “啪”一聲,房間陷入黑暗。郝平凡閉上眼,腦海浮現出那孤寂的身影,飽含深意的雙眸,離開時的那一抹的微笑。
  
      那是你最后的凝望嗎?是真正的離開這個世界,還是出去游玩一番。不管如何,那也是曾經的自己,愿你在所有的世界都安好。
  
      “新民,小凡做噩夢了。我不該逼他的,他還這么小,卻想著默默為家奉獻。”梁惠芬開始自責。
  
      “小凡沒你想的這么簡單,也沒有那么脆弱。不要太往心里去,一個夢而已,不必太在意。”郝新民閉著眼說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一腳踹在郝新民腰間:“小凡要是有點事我跟你拼了,也不想想三個月前發生的事情。還不是因為你太容易相信人,才會那樣的事發生。”
  
      郝新民揉了下腰,無奈的說道:“知道小凡是你的心頭肉,我們家有今天,小凡功勞最大。但做夢不能代表什么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在家不知道,小凡從來沒有這樣過。你睡吧,我不放心兒子,要過去在看一眼。”
  
      梁惠芬起身下床,郝新民看著走出房門的背影,嘆了口氣。
  
      房門緩緩推開,郝平凡閉上眼睛。感覺一道人影蹲在地上,手輕撫著自己的臉頰,溫和輕柔。
  
      “媽,您早點休息,我沒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心事一定要和媽說,一早還要考試,閉上眼睛乖乖睡覺,不許想太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會的。”
  
      門又被關上,郝平凡徹底被感動。這讓自己如何能還清這世的債,十八年的養育之恩,又把自己捧在手心,比親生的閨女還疼愛。
  
      房門又一次被推開,郝平凡心底嘆了口氣,自己這個妹妹也是個精怪。怎么也想不透她到底想干嘛,卻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依賴。
  
      “哥,我知道你還醒著。還挺會編瞎話,你說的話萌萌一個字都不信。”郝萌萌彎下腰在郝平凡耳邊輕輕說道。
  
      郝平凡裝睡,不搭理郝萌萌。
  
      “哼~”
  
      郝萌萌輕哼一聲,說道:“哥,不理萌萌是會付出代價的。前天...”
  
      郝平凡一把捂住郝萌萌,小聲說道:“爸媽還沒睡,小心媽聽到會剮了我們的皮。前天的事不能再提,以后也不許那樣,聽到沒有?”
  
      “誰讓哥裝睡的。再說怕什么,又沒發生什么。小時候哥的哪里萌萌沒有看到過,還在這里裝純潔。”
  
      郝平凡支起身子,淡淡的說道:“萌萌是說反了吧?哥比萌萌大三歲多,小時候應該是,萌萌哪里哥...”
  
      一手捂住郝平凡:“哥,你知不知羞。萌萌是女孩,不能這樣說萌萌的。”
  
      郝平凡點點頭,郝萌萌放開手接著說道:“哥,我看到珊珊姐一直挨著哥的小腿。但哥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?”
  
      “還有今晚哥在說謊,那些鬼話只能騙媽。萌萌一個字都不信,哥是怎么發現蔣叔叔起的賊心?”
  
      “哥,萌萌發現哥越來越神秘。”
  
      郝平凡伸出手輕撫郝萌萌的頭發,郝萌萌嘆了口氣。靠到床沿上,漆黑的夜蓋住了紅潤的臉。
  
      感覺好萌萌呼吸有些沉,郝平凡把身子向里移了些,小聲說道:“不早了,萌萌早些休息。以后哥在說給萌萌聽,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郝萌萌搖頭拒絕~
  
      “哥早上還有考試,要打足精神應付。再說媽等會來房間,看到這樣會生氣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看到就看到,我們又沒做什么。還有哥不是拿考試來忽悠萌萌,這些哄老媽還差不多。萌萌還在讀書,也經常考試的。”
  
      這可就難辦了,打不得罵不得大聲說不得。把頭伸到郝平凡耳邊繼續說道:“哥可以暫時不說給萌萌聽,但是要答應萌萌一個條件。”
  
      “說吧,要哥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哥和珊珊姐去江城不能落下萌萌。”
  
      握住郝萌萌的手,輕輕擺動一下說道:“哥盡量安排可以嗎?萌萌還要學習,這樣對萌萌來說,會不會太趕時間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萌萌的事,哥不用操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唉”郝平凡嘆息一聲說道:“哥也想萌萌跟著,可是媽那關…”
  
      郝萌萌打斷道:“媽那里不用哥說,萌萌自己交代。哥挑好時間就行,其他的事情萌萌自己搞定。”
  
      郝平凡思考了一下,說道:“哥是去辦事,又不是去玩。怕到時照顧不過來萌萌,忽略了萌萌的感覺,那是哥不想看到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哥帶萌萌去江城。萌萌晚上穿短裙給哥看,還和珊珊姐一起穿。還可以看住珊珊姐,不讓哥犯錯誤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吧,萌萌一個人在家也無聊。就跟哥一起去江城,哥才不是想看什么裙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哼~”
  
      冷哼一聲,手擰到郝平凡贅肉。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低价股票推荐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预测 吉林快3技巧稳赚方法 江苏快三彩票网站 玩股票怎么玩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湖北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江西快3苹果下载安装 山东十一选五开遗漏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大乐透的玩法介绍 北京 期货配资 河南快三预测 298棋牌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