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遇事不決開個光 > 第90章 襲擾

第90章 襲擾


  王娘子皺眉道:“我倒也接觸過異人,只不過這些異人言語孟浪輕浮,又是一個個賊眉鼠眼。他們的人數固然是不少,而且都是風華正茂,但若是依靠他們辦事情,怕是難以成事。”
  姜太平點點頭說道:“不錯,異人全是貪婪之輩,而且無德無義,以我等普通的辦法難以打動。但只要動用一些手段,必然會讓這些廢柴無所不用其極的對付夜叉國。當然,這還是需要王娘子點頭才行。”
  “真人神通廣大,見識廣博,又擅長借力打力,這是奴家見識過的,真人覺得行,那自然是可以。如今奴家掌控府庫和行會財政,資源還是不缺的。多了不好說,十萬八萬兩還是可以調撥給真人的。”
  王娘子見姜太平如此肯定,想到姜太平的事跡,尤其是她當初給姜太平任務,當她得知其中因由,也思慮過,若是換做自己,絕對做不到如此程度。
  加上其他的事跡,這才是姜太平能坐首位的根本。
  在修行界,更加的講究論資排輩,那些都是金華修行界的魁首,若不能讓他們信服,自然不會甘居人下。
  這位神秘的真人無論心智還是手段都是絕頂,王娘子縱然覺得不靠譜,也想要認真聽聽他的意見。
  當然,看姜太平謙謙君子,儒雅隨和的態度也是重要原因。
  堂堂大能,居然真的如此謙遜找自己商議,王娘子覺得對方給足了自己臉面。
  姜太平搖搖頭:“王娘子,你還是對異人不太了解。你若是將銀子撒出去,那些異人保證會拿了錢不干事。這些異人就是倔驢,只需要吊著一個紅蘿卜他們就會快馬加鞭。當然,還需要一些給他們轉職五大派的名額,以及殺一個人倭奴一兩,一個夜叉十兩的告示,就定了。”
  “那真人能調動多少人?”
  “絕大多數金華異人。”姜太平無比肯定的說道:“王娘子你安心備戰,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。”
  “奴家拭目以待。”王娘子雖然不怎么相信,但還是一臉憧憬的說道。
  姜太平含笑點頭,自己現在果然德高望重。
  這就是修德行的好處。
  金華城本來已經亂糟糟,王娘子接手以后,金華原住民倒是變的有序了,在官府介入下,開始有序的將物資遷到城中。
  但玩家這邊亂了套,因為原住民還沒有意識到玩家的作用,所以現在金華的玩家面臨沒有任務可做的境地。
  而光是搬運貨物,實在沒有多大的吸引力,甚至一些玩家不想因為戰爭耽誤練級,準備跑路,到其他的地方。
  然而,一個告示改變了他們的想法。
  游戲運行三個多月,內測的玩家基本都轉職了。
  而公測這段時間,很多玩家已經完成了筑基,但還沒有轉職,更確切的說是,沒有獲得主修功法。
  而這個告示的內容則是,殺死一個夜叉十兩、殺死一個倭奴一兩,更有吸引力的是,殺死三個倭奴或者殺死一個夜叉,就可以獲得一門主修功法。
  而殺死十個倭奴或者三個夜叉以上,可以選擇金華五大派任何一個門派的主流修煉功法。
  這個告示將本來怨聲載道的玩家們歡聲鼓舞,就是那些轉職的玩家也是興奮非常。
  因為這個世界賺錢太難了,一兩銀子,就是如今土豪玩家也未必有一兩銀子可以自由支配。
  他們都是論銅板算的,一千個銅板也就是一吊錢才能換一兩銀子。
  金華的玩家也有數千,這還只是公測階段。
  公屏·神算子:“夜叉軍如今在金華東南一百五十里左右,大家不用謝。”
  大量玩家購買了刀劍一窩蜂的南下而去。
  一天后,幾乎跑斷腿的玩家們居然聯合起來,雖然還沒有和夜叉國大部隊遭遇,但夜叉國的斥候隊被逐個圍毆。
  斥候隊,基本都是一個地行夜叉帶隊,帶領五個倭奴,有時候還要配上當地向導。
  戰斗力也是不俗的,奈何,他們碰到了無恥的玩家們。
  雖然殺死他們玩家們損失不小,但圍毆的玩家還是前仆后繼,這不就是打boss嗎,殺了夜叉也許能掉落一般的法器,殺死倭奴能掉落不錯的太刀。
  雖然危險,但回報實在是太豐厚了,些許的犧牲,完全值得。
  姜太平作為任務發布者,每殺死夜叉和倭奴,功德和氣運都算在他身上。
  相當于用金華的錢買了這些夜叉和倭奴的命,而功德和氣運卻算在自己頭上。
  正常買賣,這就是很公平。
  配合公屏戰斗記錄,姜太平可以輕易的知道戰況信息,當然了,關鍵還是功德和氣運。
  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,自己發布了任務,居然還有這種好處。
  一個夜叉就有六十以上的功德和二三十的氣運,一個倭奴等于一個夜叉的三分之一左右。
  雖然不如自己殺boss,但架不住數量多。
  隨后玩家們信心爆棚,小半天后,甚至聯合起來組織了一次沖鋒,來了一波硬碰硬。
  結果雖然是玩家幾乎全軍覆沒,但至少殺死了三四百的倭奴和二三十的夜叉。
  不管玩家們如何,正在王娘子指揮部愜意喝茶的姜太平是賺翻天了。
  夜叉國的部隊失去了斥候,已經變成了瞎子,他們又不敢繼續派出斥候,因為半天的時間,他們大部隊出動就見不到人。
  斥候出動就會被圍毆,然后銷聲匿跡。
  到夜晚,又加上那一撥沖鋒,本來興奮無比的夜叉軍已經蒙上了一層陰霾,再也沒有了悠閑的興致。
  然而,夜晚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。
  不斷有狀況出現,將整個夜叉營地鬧的雞犬不寧。
  一隊倭奴正在吃飯,結果吃著吃著,一個倭奴口吐白沫倒在地上。
  “八嘎,這水有毒……”
  接著直接倒地身亡,一時間,吃飯的倭奴和夜叉偶有人中毒身亡,讓他們更加的疑神疑鬼。
  好不容易熬到了睡覺,正睡的香,一個猥瑣的人影從地下鉆出來。
  二話不說就抹了一個倭奴的脖子,倭奴警惕性很高,他殺了兩個人的時候就被亂刀砍死。
  “哈哈哈哈,賺了,老子賺了,今天一共殺了五個倭寇,老子有好功法了。”
  那玩家雖然生命清零,卻狂笑大吼,說著莫名其妙的話。
  “瘋子,我們碰到了一群什么瘋子。”
  話還未落,遠處一個帳篷熊熊燃燒,一個倭奴如同火炬一樣燃燒,在地上慘叫翻滾,旁邊有人想要滅火,也有人將一個同樣狂笑的玩家亂刀砍死。
  這一夜,夜叉軍睡不好。而金華城的姜太平也睡不好,不斷有系統提示出現,煩的不行,連做了幾幅失敗的畫作……
  
  
真人街机捕鱼官方版 幸运赛车玩法介绍 广东十一选五第一位预测 腾讯一分彩是否合法 15选5在线过滤 炒股交易平台软件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美国特斯拉股票行情 排列5的开奖号码预测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一分11选5走势 股票融资软件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 重庆农场选号计划 街机游戏新快三 快乐12下期预测号码 大乐透最近30期走势图